社會經濟隔離

當時,華人在社會、經濟、文化等方面都遭到主流社會的排斥。例如,域多利歌劇院規定華人不得在低層就座,而只能坐在樓上。域多利水晶游泳池禁止華人進入游泳。還有一個商店禁止華人於週六晚7點至10點進入,理由是該段時間內有很多白人女士蒞臨光顧,不希望見到華人在旁凝視。另外,如華人要與西人結婚必須得到當地警長的許可證。當時所有白人女子,嫁給華人男子的婚姻都“無疾而終”,例如,1908年9月,華人商店老闆李藺與白人女子甲頓結婚,二人在溫哥華度蜜月後乘船返回域多利,但還沒抵達就雙雙失蹤。同年,來自美國三藩市的白人女子摩利士準備嫁給域多利華商李白佳,卻遭到警方以“不受歡迎”為理由驅逐出境。1912年,沙省立法會通過一項法案,禁止中國餐館及商店雇傭白人女工。類似的法案後來也在卑斯省、緬省和安大略省獲得通過。該禁例不僅遭到華商反對,同時也引起白人女性的抗議。最終,該項歧視性法案被迫取消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項法案,要求華商在雇傭白人女工時必須獲得許可證。接著便是“黃白分校”。1921年,域多利全部90名小學四年級以下華人學生被單獨分在一間學校,隔離於西人學生之外,只有150名高年級華人學生能與約6000名白人學生同堂上課。1922年9月,學務部還要將這150名華人學生隔離出來單獨成班。華人家長支持學生罷課反抗,結果,罷課持續了一年多,學務部終於在渥太華政府、教會與公眾輿論的壓力下,廢除華人高年級學生與白人學生分離上課的規定。1920年,聯邦政府通過一項議案,規定在省級沒有選舉權的公民不能參加聯邦選舉。因此,專業公會就能夠將沒有選舉權的人士排除在外,根本不需要點明其族裔。於是華人就無法在卑詩及一些其他省份從事律師、藥劑師、醫生等工作。